当前位置:崇左市叶喜营业部 > 新闻资讯 > 正文

山寨得了“皮尔·卡丹” 却山寨不了皮尔·卡丹

01-07 新闻资讯

  在那个年代,皮尔·卡丹是中国家喻户晓的“老熟人”,也是“洋气、开放”甚至“有钱”的文化符号。

  |作者:劳灵格

  |编辑:阿晔

  |编审:苏苏

  又一位大咖在2020年离去。

  12月29日,意大利裔法籍时装设计师皮尔·卡丹(Pierre Cardin)在巴黎逝世,享年98岁。听到这个消息,大概有不少中年大叔默默地打开了衣柜,找出带着P字头商标的老式西装,百感交集地缅怀一下这位老朋友。

  中国人,谁家没有过“皮尔·卡丹”呢?在那个国门初开的年代,多少人曾以西装袖标上有个P字头商标为傲?普通人一年的薪水买不了一件皮尔·卡丹,但还是有人会买。

  本山大叔曾在小品里,把“皮尔·卡丹”听成了“卡档”,说这山寨西裤“是有点卡档”,是那段历史在哈哈镜里映射出的写真。

  ·1994年,赵本山和范伟在小品《儿子大了》里提到“皮尔·卡丹”。

  和肯德基的山德士上校一样,皮尔·卡丹在那个年代是中国家喻户晓的“老熟人”,也是“洋气、开放”甚至“有钱”的文化符号。现如今,虽然“皮尔·卡丹”的山寨服装满街都是,但皮尔·卡丹本人是真大咖,绝不山寨。一部欧洲当代流行文化史,和他的个人史高度交集。

  皮尔·卡丹去世后,世界主流媒体都以时装世界的“革命者”来称呼他。他在巴黎西部的一家医院去世。家人说:“我们都为他的顽强进取和一生所表现出的胆识感到骄傲。”

  这位出生于意大利的法国设计师,把高级时装从私人定制带到了面向大众的成衣设计和流水线生产。在时尚业的70多年漫长生涯中,他把自己的名字标到了服装、香水、笔等方方面面。他和中国的关系,也远远不是一句“山寨泛滥”可以概括的。

  “时尚教父”炼成记

  卡丹是一位富裕的葡萄酒商人的儿子,1922年7月2日出生于威尼斯附近。2岁时,他随家人从法西斯统治下的意大利搬到法国。

  ·1924 年,2岁的皮尔·卡丹(前排左)与家人在意大利。

  他14岁开始当裁缝学徒,23岁移居巴黎,学习建筑。他在巴黎认识了导演让·科克多,为其1946年的电影《美女与裸女》设计了服装。也是这一年,卡丹进入了迪奥公司。

  ·年轻时的皮尔·卡丹。

  当时,二战后出现了New Look风格,卡丹便是幕后重要推手。4年后,他开设了自己的时装屋,并为剧院设计服装。1953年,他推出了自己的首批女装系列,次年创立第一家女装专卖店“夏娃”,推出了泡泡裙。这种宽松的连衣裙在当年流行一时。

  很快,阿根廷第一夫人伊瓦·庇隆、影星伊丽莎白·泰勒、美国第一夫人杰奎琳·肯尼迪等名人就成为他的粉丝。

  1957年,卡丹前往日本,是那时候最早关注亚洲的欧洲设计师之一。同年,他在巴黎又开了一家专卖店,这次做男装,叫“亚当”,特色是彩色领带和印花衬衫。

  他为甲壳虫乐队制作了标志性的无领西装。银幕男神格雷高利·派克也是他打扮出来的。

  ·甲壳虫乐队成员穿着皮尔·卡丹设计的西装。

  2009年,他对法新社说:“在我之前,没有设计师为男人设计衣服,只有裁缝给男人做衣服。”

  所以,全世界的小开和大叔,都欠卡丹一个致敬。

  1959年,他在巴黎Printemps百货公司办了一场成衣秀,让严守高级定制时装界限的时尚界气疯了。想像一下,大概相当于麦当劳、肯德基闯进国际烹饪大赛时的情形……

  随后,卡丹就被法国高级时装设计师协会踢了出来。不过,大拿就是大拿,后来卡丹又被恢复了席位。

 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美苏太空竞赛。卡丹推出了Cosmocorps服装,以太空风格为标志。他说,自己最喜欢的服装是为明天的世界而设计的。他对太空很着迷,曾在1971年到访NASA,穿上了登月所用的阿波罗11号太空服。2019年,他在谈到对未来时尚的看法时说:“在2069年,大家会穿着我的Cosmocorps服装在月球或火星上行走。”

  ·皮尔·卡丹1971年到访NASA,穿上了登月所用的阿波罗11号太空服。

  一般人可能看不懂那些很先锋的服装设计。卡丹解释过:“时装和设计是不同的。时装是你可以穿出去的。设计可能令人不快,也不受欢迎,但很有创意。设计才是真正的价值所在。”

  ·皮尔·卡丹站在自己的店铺前面。

  与中国渊源颇深

  上世纪70年代,卡丹已经把自己做成了品牌。

  他的名字被印在汽车、香水、笔、香烟上,甚至沙丁鱼罐头上。《纽约时报》称他为“品牌梦想家”。以他的名字命名的800多种产品在140多个国家和地区销售,每年带来10亿美元的收入。

  ·1980年代, “皮尔·卡丹”被印在北京街头的广告中。

  1981年,卡丹把事业开拓到了餐饮界,用2000万美元买下了巴黎最著名的马克西姆餐厅。有人好奇原因,他说:“为什么不?在战争期间,我宁可闻到沙丁鱼的气味,也不闻香水。如果有人要我做卫生纸,我也会做。为什么不?”

  卡丹喜欢尝试新事物,也喜欢几何图形和和怪异的设计。他开发了一种名为Cardine的织物,用于在服装上压印抽象形状。他的住所之一是“泡泡宫”——一组怪异的圆形建筑,可以俯瞰地中海。他还拥有并修复了普罗旺斯侯爵的城堡,并在那里举办音乐会和歌剧表演。

  ·皮尔卡丹的“泡泡宫”。

  作为一代“时尚教父”,卡丹和中国的渊源颇深。在上世纪80年代,中国流行文化很多“第一”与他有关。

  1978年,他首次访问中国,走在街头的这张图片堪称时代记忆↓↓

  当时,他去了天安门广场↓↓

  也登上了长城↓↓

  1979年,卡丹首次在北京举行时装秀,那时候还只有专业人士才能进入。

  ·1979 年,长城上穿着“皮尔·卡丹”时装的模特。

  1981年,首届Pierre Cardin时装秀在北京饭店举行,这一次向公众开放。

  1983年,首届Pierre Cardin国际产品博览会在北京举行。全球有200多个Pierre Cardin品牌持有机构参加了这次博览会。

  1985年,卡丹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举行中国最大的时装秀,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时装秀,现场可容纳超过1万名观众。同年,他邀请了12位中国顶级模特到巴黎,为他最新的时装秀当模特。

  1986年,卡丹与福特模特经纪公司合作,首次安排中国模特参加在洛杉矶举行的国际顶级模特大赛。

  1987年,卡丹安排法国影帝阿兰·德龙首次访华。

  1988年,卡丹在北京主办“拯救长城,拯救威尼斯”拍卖募捐活动,所有捐款用于修复长城和威尼斯。同年,他在钓鱼台国宾馆举办了中国第一次化妆舞会。

  这样的事还可以列出很多。

  ·1990年,中国模特在马克西姆餐厅展示皮尔·卡丹设计的春装。

  走进开放中的中国,打开事业的新天地,这符合卡丹大胆的性格。

  他曾经这样归纳自己的幸运:“我很幸运,我是战后那个时代的一部分。当时,一切都必须重建。”

  现在,卡丹去了天堂,或许也会给天堂带去惊喜吧。毕竟,他曾对浩瀚的天宇是那样充满兴趣。

  老朋友,走好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张亚楠